退休婦女實現職場第二人生 製作精緻餸菜包成現代忙碌的最強後盾

Back

2020-05-08 | 明周文化 mpweekly

斜陽照射入室,地上的影子愈拉愈長, 窗外日光漸昏黃。萬家亮起燈火前,落日餘暉靜靜地陪伴婦女們準備晚餐。此時此刻,在廚房內大開爐灶的有阿開及吳太。她們都是這個城市中最常見的「媽媽」。一個全職服務家庭、照料孩子大半生,回過頭來已難再就業,空有一身好廚藝無處發揮。一個則家庭職場兩邊跑,為孩子福祉而不甘做無飯家庭,一頓住家晚飯成為日常挑戰。當技藝與難題成功被配對,為餐桌帶來的,竟是一頓盛載了兩個媽媽暖暖心意的家常便飯。

媽媽都要退休

稚子視母親為天,母親視孩兒為心肝椗。 林月開(阿開)大半生都在打理這頭家。清晨 煮早餐,為稚兒備餐盒,然後打掃家居、出門買餸、準備下一餐……全職家庭主婦大概都是這樣子。日子眨眼過,隨着自己的人生越過花甲之年,孩子也長大成人,卻也愈來愈少同枱食飯,飯桌旁只剩自己與老伴,「小朋友不回家吃飯,愈來愈變得hea煮、不想煮。有過一 段時間,完全無興趣,毫無動力煮飯。」明明是個熱愛下廚的一家之「煮」,此時卻成了無所作為的婦人。

或許是有種不甘頹然的動力,驅使她渴望再就業。然而家庭主婦重返職場之路一向艱 難,更何況是位年過六十的婦人。直至女兒留意到社企「妳想煮意」聘請婦女製作餸菜盒,才為阿開的銀髮人生展開新一頁。一眨眼,便已經工作兩年,現時每周上班五天。忙,但忙得很快樂。

「看似年長,卻心境年輕,行得走得,工作能力強。如同一本活字典、百科全書,煮食、做人、家頭細務等知識淵博,她的歷練如同我們幾倍人生。」這是妳想煮意共同創辦人陳偉堯(阿Yo)對阿開的形容,他身旁的葉曉慧(丁丁)在五年前與同學創辦平台時,正是留意到阿開這一類婦女的情況,在香港極為普遍,於是嘗試成立社企,善用家庭主婦的拿手技能,準備簡單易煮的預製住家餸盒,幫助廚藝不精或無閒煮食的在職媽媽,輕而易舉地完成色香味俱全的住家菜式。

擔當家庭主婦多年,年過六十後才尋回志趣。現在阿開每周上班五天,努力買餸、洗切醃煮,很忙卻很快活。
擔當家庭主婦多年,年過六十後才尋回志趣。現在阿開每周上班五天,努力買餸、洗切醃煮,很忙卻很快活。
 
普通一份手工梅菜馬蹄蒸肉餅,單是梅菜就要先切碎及調味,放涼才可拌入肉餅中。若是下班後才慢慢處理,可能要午夜才可開飯。
普通一份手工梅菜馬蹄蒸肉餅,單是梅菜就要先切碎及調味,放涼才可拌入肉餅中。若是下班後才慢慢處理,可能要午夜才可開飯。

 

媽媽背後的媽媽

平台成立接近五年,僱用過近二十位家庭主婦,擅廚又愛下廚的阿開正是其中之一,除了負責買餸、洗切、醃製等工序,又幫忙調製不少特色調醬汁,例如蒜香汁、甜酸汁、柚子汁、燒烤醬等等,以增添菜式風味。成為妳想煮意的一員,是阿開告別全職家庭主婦的身份後,發揮所長的二次機會。她用一雙充滿歲月痕迹的雙手及人生經驗,精心料理各種食材及每份餸盒,成為在職媽媽背後的強大支持。餸盒已作調味,就待 「下一手」媽媽完成烹調。

吳太一家是妳想煮意的常客。平日吳生較早回到家裏,六時多便在家迎接送遞員送來的鮮製餸菜盒。保鮮大袋前腳剛放下,吳太後腳便到家,更衣、開鑊、完成家常菜的剩餘工序。能夠在一個小時內做好兩餸一飯配一湯,一家三口八時開飯,正是「上一手」媽媽的功勞。

作為雙職家庭,吳太曾經嘗試聘用鐘點煮食。或許是緣份未到,鐘點製作的菜式口味總是 不對胃口。想要下班後自己煮吧,勞累是其一, 買洗切醃煮需時良久是其二,夜開飯耽誤了年幼女兒的休息時間,作為媽媽怎麼捨得。直至發現 坊間的餸菜包服務,貨比三家後發現妳想煮意口 味不錯,更有志促進婦女充權及就業,例如在 「九至三」這段接送孩子的空餘時間中聘請愛下 廚的媽媽、又或是如阿開一樣「仔大女大」的退 休婦人。但最重要的是,平台貼心地安排六時後才送抵餸盒,「有些餸菜包平台指定下午四、五點送貨,我怎麼有辦法?」下班剛好及時回家收貨,正是雙職家庭最需要的服務。

紙盒外貼有標籤,列出烹調步驟及小貼士,確保不擅廚藝的用家亦可輕鬆完成烹調。另可要求英文標籤,方便外傭閱讀。
紙盒外貼有標籤,列出烹調步驟及小貼士,確保不擅廚藝的用家亦可輕鬆完成烹調。另可要求英文標籤,方便外傭閱讀。

 

妳想煮意的訂戶以女性、有小朋友的家庭為主,因此餐牌上不少菜式設定都會照顧幼童的喜好及需要。像手工蔬菜肉丸、手工三色藜麥蒸肉餅、味噌海帶娃娃菜黑豚肉片等等,正是菜肉 均衡的好選擇。「小朋友最愛單骨柚子蜜雞翼」, 一如其名,正是為孩子貼心而設,單骨方便入 口,一早醃好媽媽亦煮得輕鬆。

在家自煮、減少外食,吳太覺得女兒身體也變好了。親手煮飯,菜式新鮮熱燙地上碟,女 兒總讚好說美味,媽媽再累也願意煮,「女兒吃的是媽媽親手煮的餸菜,會特別開心,與鐘點或 傭人煮的,意義截然不同。」上一秒,她才皺着眉頭說「做一個媽媽,好忙」,下一秒她又溫婉 甜笑地分享:「女兒很可愛,形容媽媽有許多功能。她繪畫了一幢大廈,並指出入面有許多事情 都是我倆一起做的,一起跳舞、一起畫畫,一起上課學習。更畫了一間餐廳,說『這是高級餐 廳』,我好開心。」吳太甜在心頭,雙眼都笑成一條線。

難得有緣,同時約齊兩個「媽媽」。她倆或許曾在千百道菜上「交流」過,第一次面對面相見,她們由下廚到開飯都在交流「煮飯經」。
兩個「媽媽」或許曾在千百道菜上「交流」過,第一次面對面相見,她倆由下廚到開飯都在交流「煮飯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