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不殘 | 盲人難叫餸食飯 有心人為全盲朋友寫App充當眼睛

Back

2020-08-31 | 香港蘋果日報 - 健康蘋台  

視障不殘 | 盲人難叫餸食飯 有心人為全盲朋友寫App充當眼睛



人靠五官接收訊息,眼睛讓我們看清身旁景物。但對佔香港人口2.4%的視障人士而言,去餐廳點餐、外出乘搭巴士等在健視人士眼中毫無難度、理所當然的事,往往是他們每日面對的障礙。幸得有心人開發新的手機應用程式「悅聲易」,視障人士從此「看得見」。

熱愛做義工的吳志康(阿康)跟完全失明的Sam,九年前相識於院舍探訪活動, 阿康憶述:「Sam的身份較特別,他既是我們的服務對象,也是我們義工團隊成員之一,會參加活動之餘,亦會跟我們一起策劃活動。」合作越多就越熟稔,他們私底下也會相約外出,慢慢成為好朋友,會看電影、吃飯、參加導賞團、去展覽,更試過一起行山。雖然跟Sam的相處與一般人無異,亦沒有任何困難,不過阿康深明視障人士經常遇到不少困難,尤其是出行,「他們不可以四處去,如果去陌生的地方,可能會因為不熟悉,要問路或要人帶一次,才可以自己再去。」

義工即時傳訊 全天候運作

兩年前,主修工程的阿康跟大學同學蕭啟穎(Kelvin)萌生出以科技幫助弱勢社群的想法。阿康說:「因為Kelvin在大學做研究,知道有很多不同創科基金和資助,而我又經常與弱勢社群接觸,知道他們所需,所以我們就想,會不會可以將兩者融合?」起初,他們沒有清晰方向,想過幫助智障人士,又想過幫助低收入家庭,最後還是決定服務視障人士,「因為我們跟Sam接觸較多,加上我們知道視障人士可以用電話、用App,較接近我們的能力,所以我們就想寫App幫助他們。」

就這樣,他們開發了手機應用程式「悅聲易(WeVoice+)」,開啟了電話旁白功能(如iOS的VoiceOver、Android的TalkBack)的視障人士,可以根據語音指示,將眼前景物拍下,再傳送給義工,由義工即時用文字或錄音描述相片內容,視障用家再用旁白功能聆聽義工的答覆。Kelvin指,他們現時主要在網上招募義工,義工只須在App內以電郵註冊即可,恒常參與的義工約有50至80人,平均每個查詢有五至六個回覆,絕大多數查詢都在兩至三分鐘內有人回答,「如果五分鐘內沒有義工回應,管理團隊會收到通知,我們會親自答覆。」Kelvin又稱,雖然義工大多來自香港,但有居於美國、加拿大的義工幫忙,所以即使視障人士在深夜求助,一樣會得到回覆。為鼓勵更多人成為義工,Kelvin希望日後能與不同非牟利機構合作,如承認義工在悅聲易所付出的時間,甚至可讓義工以時數換領不同獎勵。

視障人士:以前連點餐都有困難

究竟悅聲易對視障人士的幫助有多大呢?記者跟Sam去過餐廳門外實試,將圖片較多的餐牌拍下,義工大概在兩分鐘後回覆Sam,清楚描述相片內容,如餐點價格、食物款式等。Sam坦言,過往去餐廳用餐遇到不少麻煩,例如要請侍應讀出餐牌,「但並非人人願意讀,即使只想侍應讀小部份,他們可能也沒有這樣的時間。」食物端上桌後,一樣有機會令視障人士困惑,「若他上菜後沒告訴我們是甚麼食物,我們便不知道那是甚麼,容易有混亂。」除真人義工即時解答外,悅聲易亦設有文字辨識功能,人工智能會辨認出相片內的文字,並用旁白功能讀出,省卻更多時間,Sam就用此功能閱讀外賣單張、文件等,準確度極高。

試用過後,較常打電話向朋友求助的Sam覺得,悅聲易優勝之處在於按鈕少而清晰,簡單易用,義工回覆速度快。他說:「即使我拍得不清楚也好,他們都很幫得上忙,例如會教我該向哪個方向再拍一次,確保他們看到相片內容。」他希望悅聲易之後能加入即時對話功能,感覺上沒旁白讀文字訊息時般冷冰冰,亦能有更多互動。

悅聲易早前在香港社會企業挑戰賽贏得亞軍,得到約11萬元獎金。Kelvin指,獎金除用於伺服器等恒常開支外,主要會用於開發新功能,包括實時視像通訊功能,視像人士一邊活動,義工一邊描述。悅聲易在今年三月上架,至今大概約2,000名活躍用家,Kelvin和阿康期望未來一年可增至一萬名,幫助到更多有需要人士。

https://www.applehealth.com.hk/article/LRJ2IZFJVJAKPH7UIBRO27V5WQ_視障不殘%20%7C%20盲人難叫餸食飯%20有心人為全盲朋友寫App充當眼睛
#WeV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