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創SEN資訊平台奪獎 助教師快速掌握學童特殊需要 添效率

Back

2021-04-12 | 信報 HKEJ StartupBeat


劉樂健(右)指出,疫情促使學校接受以科技協助教學或改善行政效率;旁為另一創辦人羅偉業。(黃俊耀攝)

根據教育局資料,2018/19學年本港有近5萬名特殊學習需要(SEN)學童,正跟一般學童在公營主流學校上課,需要教職員投放額外資源、時間以及心力去配合。有年輕駐校社工為此研發一個校內綜合平台SNAILDY,協助老師整合SEN學生的背景和學習需要,以至搜索坊間的SEN學生活動。平台在上周六(10日)奪得今屆香港社會企業挑戰賽(HKSEC)冠軍。

SNAILDY創辦人劉樂健接受訪問時稱,SNAILDY是雲端平台,方便教職員透過瀏覽器隨時隨地登錄系統,快速搜索或更新SEN學生資料,包括學生姓名、編號、監護人聯絡方式、SEN類型(例如輕度讀寫障礙、過度活躍)、是否正在服用藥物、介入程度(即學生是否易於相處及容易接受輔導),以至是經由專家及校方評估後得出的考試調適方案,有助教職員為SEN學生作出特殊妥善安排。例如在考試前預留特別應試課室,或把試題內容放大等。

SNAILDY是雲端平台,方便教職員透過瀏覽器快速搜索或更新SEN學生資料。(受訪者提供圖片)

同步更新資料免混亂

平台上的SEN學生資料均可滙出,方便獨立儲存;亦可整理成學生支援摘要等文件,藉以轉交家長或教育局。系統甚至可根據這些資料,自動分析及建議SEN學生的個別學習計劃(IEP)內容範疇。劉樂健指出:「現正朝大數據方向發展,希望未來發展至人工智能(AI)分析,作出更精準的建議。」

目前平台的SEN學生資料,只有學校方可存取。然而「萬事起頭難」,學校教職員首次使用SNAILDY的時候,需要花時間詳細輸入SEN學生資料,惟教職員可將教育局「特殊教育資訊管理系統」(SEMIS),或校內資料庫的SEN同學資料滙出,再滙入至SNAILDY系統之中,減省部分工序。

SNAILDY另一創辦人、主要負責平台財政及聯絡學校等事宜的羅偉業指出,一開始要說服學校採用並不容易,「很多學校都說會透過Google Drive共用試算表之類,記錄SEN學生資料;亦有部分學校坦言資源不足,有錢都寧願用在其他方面。」


除了同步更新SEN學生資料,平台數據均可滙出,方便獨立儲存。(受訪者提供圖片)

劉樂健認為,相比以共用試算表記錄SEN學生資料,SNAILDY平台其中一個優點,是可以在系統不同部分,同步更新學生個人資料,「SEN學生資料涉及不同檔案、文件,需要用多份試算表來記錄。然而,當中不少資料是重複或者環環相扣的,教職員往往要花時間重複更新同一項資料;若只更新其中一部分,便會出現紀錄不同步情況,造成混亂。」

對於學校處理SEN學生個案的情況,劉樂健瞭如指掌,皆因他本身是註冊社工,曾經任職於中學,專門服務SEN學生。他坦言,單單是處理相關的行政及文書工作,以應付校方、家長及教育局要求,已叫他疲於奔命,「我的工作本質,不是跟同學相處、輔導及支援他們嗎?」他於是構思開發電腦系統,冀減輕校內SEN團隊的行政工作負擔,以讓他們騰出多些時間,專心關注學生需要。

SNAILDY平台去年推出市場時,適逢新冠肺炎爆發,導致學校停課和教職員在家工作。羅偉業笑言,「連向學校Cold Call招生意都有阻滯」,惟劉樂健認為,疫情亦促使學校開始接受以科技協助教學或改善行政效率。


平台主要以訂閱年費作為收入,金額根據SEN學生數目而定,由5000元至一萬元不等。(受訪者提供圖片)

訂閱年費不超過5萬元

「至今有雙位數的中小學正在付費使用平台,其中一間學校有多達160名SEN學生。」平台主要以訂閱年費作為收入,金額根據SEN學生數目而定,由5000元至一萬元不等。羅偉業補充:「年費不會超過5萬元,以免報價程序過於繁複,降低學校採購意欲。」

根據教育局的資助學校採購程序指引,資助學校採購5萬元以上至20萬元的項目時,需邀請最少5個書面報價,並得到校長批核;5000元以上至5萬元的項目,則需要兩個口頭報價。有見及此,平台亦提供SEN學生活動搜索和報價功能。

目前有十多間供應商,在平台張貼SEN學生活動或服務,供學校搜索。學校亦可透過平台,向供應商發送及接收報價,「無論是供應商張貼活動,抑或學校搜索服務及報價,我們都盡量不想收費,吸引多些供應商和學校使用平台更重要。」

採訪、撰文:陳子健


劉樂健本身是註冊社工,曾經任職於中學,專門服務SEN學生。(黃俊耀攝)

#Snaildy
http://startupbeat.hkej.com/?p=101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