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幼共融】銀髮白當導師 帶你體驗老人艱難日常

Back
撰文:2018-05-17 14:00  最後更新日期:
 
 

多得關愛座,社會上老人家與年青人的對立點一下子到達頂峰,兩代人的爭執聲此起彼落,互將對方標籤,甚至忘了自己曾是年青人/會變成老人。也許,我們真正需要的並非關愛座,而是一顆同理心。
 
 
人人都懂得口號式地說:「老有所為,長幼共融。」但很少人問,長者真正需要甚麼?他們每天面對甚麼困難?歷耆者的兩位共同創辦人Nivey和Herman,都是由長者帶大,對長者問題特別關注,大學畢業後他們創立社企歷耆者,希望透過高齡體驗衣,讓大眾能切身感受到長者生活上的種種困難。
 
 
 
Herman(左)與Nivey(右)都是由長者帶大,對長者問題特別關注,於是大學畢業後創立社企歷耆者。(龔嘉盛攝) 高齡體驗活動由日本開始,台灣民間機構引入後,再由歷耆者帶到香港,穿上就能體驗到80歲長者的身體機能。(龔嘉盛攝)
身體與手腳的口袋中附有鉛塊,讓人變得寸步難行。(龔嘉盛攝) 駝背背帶強迫人駝背,連走路和飲水都變得異常困難。(龔嘉盛攝) 老化眼鏡模擬老花、白內障、黃斑症等退化症狀,戴上後眼前事物會變得又黃又朦。(龔嘉盛攝) 歷耆者的英文名字Eldpathy,正是說對長者的同理心。(龔嘉盛攝)

  

我由婆婆帶大,她特別疼我。隨著年紀愈大,看著她的身體機能開始衰退,卻得到愈少關懷。我想藉著「高齡體驗衣」讓更多人有同理心,重新關注身邊的長者。
歷耆者共同創辦人Nivey
 
身同感受長者需要 更勝千言萬語
隨著身體機能衰退,長者生活上會遇到很多不便,簡單如上落樓梯和乘車,都會變得意外地艱難。一般人很難了解長者所面對的問題,自然沒有主動幫忙,變相忽略了長者的需要。最直接的方法,是讓人們有機會親身體驗一次。這並非天方夜譚,二人四出查探,發現其他地方已有人在做這件事。他們飛到台灣取經,在當地的弘道長者福利基金會找到「高齡體驗衣」,向對方購入廿多套作為體驗課的道具。體驗衣附有一整套道具,令人由頭到腳都受到一定影響,如扣上駝背背帶後會駝背,單邊腳繫上負重器後走路時會不平衡,還有模擬老年黄斑病變的老化眼鏡等,年青人穿上後行動時會瞬間變得比長者更遲鈍。帶領參加者體驗這一切的,是包括貞貞在內從長者中心召募的廿多位長者導師。「慢慢行,唔使急,我扶住你行。」78歲的貞貞拖著剛穿上體驗衣,仍不慣怎樣走路的兩位參加者。
 
 
被迫駝背後,一時間起不來,貞貞立即要她坐下,用手仗借力站起,否則容易弄傷腰。(龔嘉盛攝)
被迫駝背後,一時間起不來,貞貞立即要她坐下,用手仗借力站起,否則容易弄傷腰。(龔嘉盛攝)
 
 
戴上眼鏡後視線變得朦朧,看東西時眼都咪起來。(龔嘉盛攝)單腳負重,模糊長者有腳患行動不便的狀態。(龔嘉盛攝)老人家愛拖著別人的手,貞貞也不例外,由她親身帶領參加者感受,感覺份外溫暖。(龔嘉盛攝)
二人穿好整套體驗衣,準備經歷接下來三個行程。(龔嘉盛攝)先來上落天橋,對老人來說原來要行樓梯上落天橋是一步一驚心,而且關節會痛,所以可免則免。(龔嘉盛攝)巴士站路牌上的字小得可憐,一般老人根本不可能看到。(龔嘉盛攝)78歲的貞貞十分喜歡這份工作,一方面可跟年青人在過程中聊天互相了解,另一方面認識多了朋友。(龔嘉盛攝)
 
 
一鬆綁 她跑過來抱著我哭
其中一位扣上駝背背帶後,整個人被迫彎起來,連站起都不知如何發力,不禁不安地問:「我這樣高,能否調鬆一點?」貞貞笑一笑,然後為她調鬆。另一個戴上老化眼鏡後,能見度僅剩十厘米,咪起來看東西的樣子,名副其實像個長者。兩位廿多歲的少女在整個過程中,看起來比貞貞更像個長者。約十五分鐘的體驗結束後,她們第一時間鬆開駝背背帶,坐下來喝水。
「曾有位中一女生鬆綁後,立即跑過來抱緊我哭,說我的生活原來這樣辛苦,感動得我差點流下淚來。」貞貞說。很多人曾質疑體驗衣帶給體驗者的真實性,不可能每位長者都有駝背問題,像貞貞看起來根本是身體健康。「錯了,其實貞貞的膝蓋長期疼痛,行不到樓梯。整個體驗的目的其實不是要年青人感受長者活得多苦,而是透過體驗讓長者與年青人有機會親切地交流,有了同理心,彼此便能交流,與此同時讓人反思如何建設一個對老人家更友善的社區。」Herman說。
 
 
作為長者新鮮人,每個動作都不甚習慣,腰痛和腳痛襲來,只好為腰打打氣。(龔嘉盛攝)
作為長者新鮮人,每個動作都不甚習慣,腰痛和腳痛襲來,只好為腰打打氣。(龔嘉盛攝)
 
一有空檔便除下眼鏡和解下駝背背帶稍作休息,可想而知過程有幾辛苦。(龔嘉盛攝)
一有空檔便除下眼鏡和解下駝背背帶稍作休息,可想而知過程有幾辛苦。(龔嘉盛攝)
 
不敢認老闆 但比老闆更親切
「在歷耆者工作了三年多,老闆對我們很好,他很敬老。工作以外我們會一起宿營、開大食會,今年新年還到他的家拜年,還親自煎年糕招呼我們。不然我才不做,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只做令自己開心的事。」貞貞笑說。每次有員工叫他老闆,Herman的臉上總是帶著一絲腼腆,可能覺得自己只是二十出頭的小伙子,未能擔上「老闆」之名,更可能是因為他從沒當這班老人家是員工,而是像婆婆般親切的人。他愛老、敬老、護老的心跟長者的相處中總是表露無遺。
 
覺得站不穩時反而由貞貞拖著她們,給予鼓勵說話,對參加者而言特別窩心。(龔嘉盛攝)
覺得站不穩時反而由貞貞拖著她們,給予鼓勵說話,對參加者而言特別窩心。(龔嘉盛攝)
 
歷耆者經營到第三年時,Herman和Nivey覺得事業遇上瓶頸,縱然體驗衣成功,公司發展穩定,他們卻不敢擴充業務和招聘全職員工。直到他們成功申請了「星展社企優化基金」,便可購買更多高齡體驗衣,讓更多人體驗到長者在生活上所面對的種種問題;另聘請了一位全職社工,設計新的長者貧窮體驗,讓歷耆者提供的活動變得多元、立體。「最近星展還委派人力資源部專才作為我們的導師,教導我們如何向其他企業闡述自己的計劃,擴大客戶群以達致可持續發展。」
 
貞貞會稱Herman做老闆,說他們很敬老,深得這班高齡員工的歡心。
貞貞會稱Herman做老闆,說他們很敬老,深得這班高齡員工的歡心。
 
記得貞貞在訪問中說過一句話:「高齡體驗衣只會令你一時變老,而我是一世要當長者。」也對,試問那個人不會變老?重要的是你以怎樣的態度去面對,像貞貞般將老人的不便化為知識傳遞給參與者。為原本負面的事情賦予正面意義,一樣的老人,原來都可以有不一樣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