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慈善創新報告——海峽兩岸暨港澳地區慈善創新分析》發布 海峽兩岸暨港澳地區慈善創新時代來臨

Back
公益時報 China Philanthropy Times | 2018-09-13
 


2016年台灣公司型社會企業類型分佈



香港地區社會企業服務對像類型比例





 (本版圖片均來自文中報告)

■ 本報記者 皮磊

近日,第五屆海峽兩岸暨港澳地區慈善論壇在內蒙古呼和浩特舉行。據悉,海峽兩岸暨港澳地區慈善論壇創辦於2013年,由海峽兩岸暨港澳地區的慈善組織共同發起。自創辦以來,該論壇已在深圳、台北、香港和澳門舉辦了四屆,有效促進了慈善行業交流與合作,增進了彼此之間的互信。

當天,論壇發布了《中國慈善創新報告——海峽兩岸暨港澳地區慈善創新分析》(以下簡稱報告)。該報告由中國慈善聯合會、台灣公益團體自律聯盟、台灣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愛家文化事業基金會、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及澳門基金會聯合編制,第一次系統地以報告的方式對海峽兩岸暨港澳地區慈善創新的發展歷程和實踐案例進行梳理與呈現。

報告顯示,海峽兩岸暨港澳地區的慈善創新有諸多共同點:首先,都比較重視政府、企業和慈善組織之間的合作;其次,都廣泛運用了互聯網和新技術;第三,企業積極履行社會責任,社會企業嶄露頭角;第四,慈善服務都具有個性化、差異化、多元化特徵;第五,慈善組織內部治理與行業自律機制逐漸完善。

大陸慈善創新進入快車道

以改革開放為時間節點,1978年以前的中國大陸慈善發展力量多來源於政府部門和小部分的民間個體,慈善創新動力不足。 1978年後,經濟體制的大膽改革某種程度上激發了中國大陸慈善創新的原始動力,政府開始思索慈善事業的未來,率先從體制內對官辦慈善模式進行創新以適應慈善實際需要。

從這以後,中國大陸慈善創新進入了快車道,雖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依然是控制監管取向,但發展到21世紀第一個十年後,政府逐步意識到慈善創新需要更加寬鬆的環境。以2008年為分水嶺,民間慈善的興起讓中國大陸慈善創新又多了一股氣勢磅礴的力量。中國大陸慈善創新慢慢解凍的過程伴隨著越來越多慈善創新種類的出現,二者相輔相成,政府賦權慈善組織的傾向愈發明顯,中國大陸慈善創新發展到倡導多元共治的今天,社會治理創新視域下的中國大陸慈善創新或將迎來下一個發展春天。

中國大陸慈善創新呈現出多元包容特徵。該報告提出,在跨界、跨部門、跨區域的協作過程中,慈善方式的吸納和融合成為必然。越來越多的慈善組織與其他慈善組織、不同的政府部門、私人企業建立多元化的合作共贏關係,形成了很多慈善合作平台,拓展了慈善服務的方式和領域,開拓了慈善活動的空間。同時,科技創新和技術創新的成果也愈來愈受慈善組織青睞,大數據和區塊鏈技術的成熟及在公益慈善領域的應用將為慈善創新帶來技術動力。

台灣地區慈善創新百花齊放

台灣地區各類社會團體形成了資源信息透明共享型聯盟——台灣公益團體自律聯盟,各類社會企業針對不同領域公益服務形成組織化的力量,利用創新的管理模式和運作機制,致力於解決社會疑難議題。

該聯盟是台灣慈善組織自律誠信機制建立的標誌。聯盟秉持財務透明、募款創新、服務效率、良善治理四大宗旨,致力於台灣慈善組織健康發展、促進社會對非營利組織認知和信任、披露信息協助捐贈人了解組織運營狀況、監督慈善組織履行使命和誠信活動。

2017年,聯盟促成了台灣社會企業自律平台。而截至2017年,聯盟共有成員240家,其中財團法人佔60%,社團法人佔40%,年收入在5000萬以下的中小型組織和小型組織佔將近70%,服務類型遍布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人群服務、健康服務、公民權利服務、教育服務、人文、就業、環境、公共安全等領域。這種慈善行業聯盟是台灣地區的慈善創新特色,目的在於聯合社會各界力量,形成創新合力,加快慈善創新步伐,同時促進慈善行業內組織互相監督和社會公眾監督。

2014年,參照國際社會扶持社會企業發展經驗並結合台灣地區實際,台灣通過調法規、建平台、籌資金、倡育成等措施推行了“社會企業行動方案”,形成了一種社會企業創新、創業、成長發展的良好生態環境。 2016年登記在冊的社會企業多達140家,其中公司型社會企業100家,40家NPO及合作社型社會企業。

香港慈善創新獲政府強力支持

在香港慈善創新的道路中有一個突出的表現:政府強調津助制度,通過提供資金和製定政策來支持社企的發展,並強調官、商、民合作的重要性,通過多方共同努力共同開創社會企業價值拓展和社會企業價值創新。

比如,2017年,特區政府為促成跨部門合作又創新了慈善支持政策,成立了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負責政策研究及創新和跨部門協調工作,推出瞭如夥伴倡自強社區協作計劃、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創業展才能計劃;同時,開辦相關會議與競賽,鼓勵社企發展,比如社企民間高峰會、香港社會企業挑戰賽等。

通過津助制度的改革和績效評估方法的創新使得香港地區NGO走向多元化,同時也使得香港地區NGO組織更具有靈活能動性,大多數NGO都採取積極的態度利用好各方的支持力量,形成了跨界別合作和社企模式,為社會問題的推動貢獻著不容小覷的組織化力量。

在這種社會治理創新的驅動下,傳統大型NGO通過設立自身的社企品牌深入到基層社區,利用創新的運營模式將社會福利的思維傳播到全社會。同時,這也催生了基金夥伴協作模式的衍生和其他新的社會服務形式的出現,比如網絡服務和網絡社區。

澳門慈善向現代方式跨越

澳門政府的支持和資源輸入賦予了本地慈善組織更多活力。截至2017年年底,澳門有慈善類社團326個,佔全部社團總數的3.96%。澳門綜合性慈善組織採取管理方式和運行方式相嵌入的組織結構,組織種類也是豐富多元,有傳統資深的,也有初生創新的;有政府資助的,也有依靠自籌存在的;有隻對會員開放的,也有開放共享的;有宗教性的,也有世俗的。宗教慈善和世俗慈善均是澳門民間慈善的重要部分,為多種人群提供服務。

總體來說,澳門慈善創新主要有以下幾個特徵:募款方式從傳統向現代轉型;慈善模式從直接向間接轉型;慈善對像從有限向擴大化轉型;慈善主體從單一向多元化轉型等。

澳門慈善籌款方式創新表現在傳統與現代方式的結合,並呈現出向現代方式跨越的傾向。傳統籌款方式包括個人捐贈、義賣、義演等方式。 20世紀80年代,澳門慈善籌款方式開始發生變化,一些形式新穎的大型慈善跑活動引入澳門。此外,隨著手機與互聯網的興起及普及,利用手機及網絡進行籌款的方式也開始進入澳門,成為慈善組織收集個人捐款的新形式。

此外,越來越多的澳門慈善組織和社會團開始提供公益性服務,包括綜合性公益服務、教育專業性公益社會服務、醫療公益服務、特殊服務群體公益服務等。這類慈善組織目的在於解決社會新出現的問題,如毒品、問題賭徒、性工作者等。一些慈善組織還提供婚姻輔導服務、課餘暫托學童服務、單親網絡互助服務、來澳新居民適應服務等。

報告指出,回歸之前,傳統的慈善救助對像多為澳門本地發生災難的民眾,主要面向受災民眾或難民與貧民,又或是社團內部的會員。回歸之後,大量的服務機構是面向全部澳門居民,很多服務都是開放性的,部分民間慈善組織也將慈善觸角伸到了澳門之外,尤其是內地。在國際慈善方面,國際性慈善組織在澳門的分支機構也會通過其國際網絡面向南亞、非洲等地開展慈善服務。澳門慈善對像從過去的單一和封閉正在慢慢走向開放包容,擴大化的趨勢愈發明顯,澳門慈善力量對社會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

總體而言,該報告還對海峽兩岸暨港澳地區的慈善創新趨勢進行了預測。首先,慈善組織將更多應用專業化的手段來募集資金、提供服務;其次,慈善創新的方式也將更加多元、全面;第三,跨界合作更加密切,不同主體之間的合作將激發出更多新的慈善模式;最後,政府部門也將繼續支持慈善創新,相關政策也將進一步完善並發揮重要作用。

http://www.gongyishibao.com/html/gongyizixun/14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