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趙舜茹 辦社企遍佈23地 培訓邊緣婦女 用攝影說故事

Back

2019-12-17 | 明報 Mingpao

電影《淪落人》的菲傭姐姐,夢想當攝影師,最後她離開香港去讀攝影藝術。現實裏菲傭姐姐Jem也離開香港去了俄羅斯,開展她自由攝影師的生活,她是透過社企Lensational的課程,逐步走上攝影師之路。

這個培訓第三世界婦女攝影藝術的社企,創立人是90後港女趙舜茹,她現在英國工作,最近回港出席第12屆社企民間高峰會。她分享6年前的一次旅行,因遇上數個和她拍照的土耳其少女,燃點了第一根創立攝影課程社企的小火柴。

趙舜茹(Bonnie)在香港彩雲邨長大,是家中獨女,很受保護,除了讀書,她的生活圈子很細,就是每天從學校回家,那不過十多二十分鐘的路程。她瞇起小眼睛說:「我6、7歲就戴眼鏡,很愛看書,總之是一個很害羞很書呆子的細路女。」

今天她除了是Lensational 社企的CEO,提供課程給第三世界婦女,也同時是The Social Investment Consultancy國際顧問公司的執行總監,公司目標是社會投資和社會影響力。今天教出第一個Lensational的攝影師、時常飛來飛去開會的Bonnie,14、15歲時卻是一個連「hi」也不敢跟人說的小女生。然而,看着事物在她手中溜走,滋味並不好受,她決心把害羞擊退。

「我初中時,很幸運遇上一個從新西蘭回流的女同學,她愛笑和自信。我們均念女校,暑假時一起去英國上兩星期英語遊學課。」這個暑假帶給Bonnie的是「沒有say hi的遺憾」!

Bonnie「沒有say hi的遺憾」,原來來自中二暑期英語班上一個英俊的意大利男孩。「上課時,看到這男孩,好漂亮啊!真的好想去認識他,但我太害羞了,我同學一直鼓勵我過去打個招呼,但一連兩星期,我就連一個hi都不敢說。」問Bonnie是否一見鍾情?她說那時很純真,沒想到浪漫,只是好想和這美少年say hi!

課程結束,Bonnie小女生回港,心裏滿懷遺憾。「怎麼我連問下他的名,影張相,都沒膽,如果有張相留念,那多好呢!由那時開始,我跟自己說,我要踏出第一步,因為害羞令我失去很多機會。」很快,又到中三的暑假,Bonnie 再和好同學去美國學英文,這次,她表現不同了,就算害羞,也學習和不同同學say hi, 而且很主動,交了很多朋友,那年暑假,她開始建立自信,享受不害羞,落落大方的自在和坦率。

土耳其少女合照 燃創社企念頭

Lensational的源起,就是Bonnie和4個土耳其少女大家主動拍照和交朋友時開始:「2011年,我在中大念大二時,去了丹麥當交換生,有假期我就拿着相機去土耳其走走,在伊斯坦布爾遇上4個16、17歲的少女,她們原來是第一次4個女仔自己出動,沒有家人陪着逛街,於是就來找我影相留念,我發覺攝影能看到她們的世界,很有啟發性。」

Lensational創立6年,如今已在23個國家及地區開設課程,課程約8小時,分4堂培訓社區邊緣婦女,教授她們攝影及數碼技術,並與當地專業攝影師合作mentorship課程。Bonnie雖然沒提及,但這些生活在山區或在勞力市場打工的婦女,或多或少也帶點她小時候那份害羞和沒有自信的性格。我們到第三世界旅行時,都會發現這些婦女的生活只圍繞着家庭,還有些是文盲。但在相機鏡頭下就可打破語言隔閡,讓她們表達生活所見所聞。

「今年我們好開心,終於為27個婦女出了他們的攝影集,平時學員的攝影故事,多是女性自己鏡頭下的影像,但第一次我們把不同國家的婦女,以共同話題匯聚成書,包括中國、泰國北部及加納(非洲西部)等婦女。攝影集有一章是『水』,因為我發覺學員的相,出現相同的題目,例如影了很多7、8歲的女孩擔着水走路的相;有一章是講身邊的垃圾,另一章是領袖精神。」相信這些婦女一定好開心,看到自己的作品印刷成書。鏡頭下看到婦女和環境的關係,她們在保護家庭時承受的壓力。Bonnie說:「Lensational與圖片社合作,將攝影作品的收入分一半給攝影師及機構,令婦女可以掙取生活費,亦有學員賣出照片後,把錢捐給孤兒院。」


回港申請基金碰壁 投稿外國成事

Bonnie說,開創Lensational不是一帆風順,她也曾失意找不到資助和支持。她在2012年到美國交流時,學習了社企的概念,美國很鼓勵年輕人創業,她回港就寫了計劃書申請基金,但香港沒有人相信培訓婦女攝影能成為社企,她處處碰壁,幾乎放棄,她寫了一篇文投稿到外國報紙,卻在這時收到外國迴響,由那時起,Lensational獲得關注和募捐,正式啟步。而上文提及的Jem是她第一個教出來的學員。

「我的攝影其實也是自學,但我們還有其他專業人士組合,一起上課,除了攝影構圖和顏色等,也培訓她們怎樣以攝影說故事,怎樣做出一輯專題的相,怎樣有攝影師的心態。」Jem現年35歲,來上課時才28、29歲,她在學員中特別優秀,熱愛拍鳥,她告訴Bonnie,影鳥是因為嚮往自由,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像鳥那樣自由。

「現在Jem已搬去俄羅斯生活,在那裏為Lensational工作,她現在是自由攝影師。」像Jem成功成為攝影師的,還有很多,其中一個是18歲的加納少女,上完Lensational的課,再由專業攝影師指導一年,現已投入攝影師職業。

在生活裏,人人都會有很多想法,但最終都不容易實現,遇到困難,卡在那裏不了了之,問Bonnie為何能這麼堅毅?她綻開親切的笑容說:「有夢想就要追,不要有後悔!同時,年輕人也要有正向思維,我自小由婆婆帶大,她教我要快樂過人生,她說人生有苦也有甜,做人不要太認真執著一件事,就像今年的社企民間高峰會,主題是『設計快樂』;快樂不止是一種感覺,它象徵透過新思維、耐心和毅力,以正向思維克服困難。」

給香港的話

「我相信,做人要有夢想。而夢想,不單是個人的追求,更是能為大眾帶來影響。就算其他人一開始時不認同你的夢想,只要相信自己,找到一小撮志同道合的人,你一定可以為大眾帶來正面的改變。」

Profile
趙舜茹(Bonnie)

90後,社企企業家,2012至2013年仍在香港中文大學念書時,創立社企Lensational,現為創辦人及行政總裁,為亞洲和非洲23個國家及地區的弱勢婦女社群,提供攝影和數碼技術課程,讓她們透過鏡頭表達身處環境的問題和感覺,並將大部分賣相收入與她們分享。2013年中大商學院環球商業學畢業後,前往英國修讀碩士,發現在當地發展社企比香港更如魚得水,過去6年把Lensational發展為一個國際社企,籌款來自香港、德國等地,今年成功為27名學員出版攝影集。現為國際顧問公司The Social Investment Consultancy的執行總監(以社會效益為主要投資目標),曾獲《福布斯》歐洲「30歲以下社會企業家30強」獎。兩年前開始跑步運動,今年跑了人生第一個半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