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企「黑暗中對話」由盈轉虧 4月開新館再出發 和盲人與時並進

Back

2020-03-03 | 眾新聞 CitizenNews

拿著手仗,走進漆黑的場館,體驗視障人士在公園、渡輪、戲院等不同生活場景的感受。自2010年落戶美孚的黑暗中對話體驗館 (Dialogue in the Dark,下稱「黑暗中對話」),10年間入場人次超過50萬,也是旅遊網站TripAdvisor推介的香港必到景點之一。惟自2015年起,不同類型的體驗訓練在市場出現令競爭加劇;2019年下旬,黑暗中對話的入場率跌至30%出現虧損。去年底遷往荔枝角新址後,又遇上武漢肺炎,打亂新館開幕計劃,也影響視障和聽障員工的工作收入。


社會共融需要智慧。朱月如(右)和黃錦豪(左)的正副行政總裁職銜,分別稱為「智.融裁」及「慧.融裁」。陳零攝

高峰期營業額過2000萬元

黑暗中對話 (香港) 基金會智.融裁 (行政總裁) 朱月如形容,黑暗中對話體驗館是社企界的奇蹟:「2009年,由19位股東集資600萬元起步,兩三年已break even (收支平衡);第三、四年分紅給股東,最高峰是2014、15年,營業額超過2,000萬元,主要靠corporate training workshop (企業培訓),能自負盈虧。」參與企業由政府部門、NGO 到金融、地產、酒店都有。

朱月如提到,黑暗中對話屬特許經營,全球有30個地點經營體驗館,惟獨香港延伸至企業培訓的範疇:「我們train up (培訓) 視障及聽障人士成為trainer,由他們 deliver體驗,讓參加者明白,當以為視障及聽障者是受助的角色,實情是調轉。我們的理念是無人是受助的,大家是一個團隊,好像企業為客戶提供服務,讓他們賺錢。」她透露,黑暗中對話高峰期一年辦300場企業培訓,平均每場收入3萬元。

自2015年起,黑暗中對話迎來激烈競爭,不同類型的體驗訓練在坊間出現,「黑暗中對話除了初一至初三閉館,幾乎全年無休,營運成本高,平均入場率要達60%才收支平衡。但到2019年下半年,入場率低過30%,按年跌超過一半,都打了一段時間硬仗。」朱月如指,去年下半年受社會事件影響才出現虧損(未有透露金額),營運模式仍屬可行。

黑暗中對話在美孚的舊館去年底租約期滿後,遷至荔枝角 D2 Place一期7樓。全新的體驗館原定今年2月開幕,卻又遇上武漢肺炎爆發。「年初有試業營運,也接待過學校,原定3月中復課 (現延至復活節假後),我們計劃4月重開,雖然 (入場率) 未必回到以往水平,但希望漸漸回復正常。」朱月如表示,希望兼職的視障及聽障同事能恢復工作。


過去10年,黑暗中對話體驗館讓參加者感受黑暗、跟盲人領隊互動,從中思考人與人的平等關係。受訪者提供

兼職每月平均收入數千元

朱月如透露,一直聘有約30名兼職同事 (視障及聽障比例為2比1),擔任導賞員及工作坊導師等,協助各種黑暗及無聲體驗。「剛收到一位聽障同事(兼職) 短訊,問有無工作,說自己零收入,我也為他們難過。這班同事只領取傷殘津貼,全部不領綜援,因為他們也想貢獻社會、想交税,想成為社會一份子;收到他們的短訊,也覺得不知怎辦,大家都在想:能做些甚麼嗎?」

黑暗中對話的兼職同事,時薪按工作崗位而定,亦按每次活動計算。他們的上班次數及收入,與入場人次直接掛勾:「以往一般來說,每人每月可有幾千元,為他們帶來比較穩定的兼職收入。」

黑暗中對話(香港)基金會慧.融裁 (副行政總裁) 黃錦豪是視障人士:「一般人想到殘疾人士,會關心他們有甚麼需要,但我們都有社會責任,想服務社會。」他強調,體驗館在過去10年,為殘疾人士帶來有尊嚴的工作。「經濟下行,會有公司結業,直接影響就業機會。一般人都要面對失業,多元人才 (殘疾人士)本身難找工作,失業對他們是很fearful (可怕) 的。」

疫情未見曙光,新的黑暗中對話亦未開幕,二人表示與團隊齊齊拉闊想像空間,想出了We Care 行動 — 收集及派發抗疫物資。「將We Care 變成兼職工作,訓練視障、聽障、輪椅朋友做關顧call、做packing。」黃錦豪提到,第一批收集的物資已送予滯留香港的難民。

他與同事共渡逆境,也因為本身是視障人士,有另一番體會:「作為社企和基金,對話體驗落戶香港,核心價值是關心社會,希望有更好的香港。在逆境中,我問團隊:我們可以為香港做甚麼?」他說,因為疫情關係以至暫時閉館,促使他們推出We Care 行動:「目標是可用市場合理薪金,聘請多元人才參與,給予他們正確培訓後,由他們去服務社會。在疫情中,我們都想有貢獻,事不宜遲收集物資、派送物資,過程中不只派送,還會關心和對話。」

朱月如透露,計劃成立對話體驗義工隊,邀請殘疾及健全人士齊參與:「企業有CSR 活動也可以參與,將活動變成恒常關愛行動,算是diversify business (分散業務)。」黃錦豪補充指,稍後將增設網台:「邀請視障人士錄音、聽障人士拍片,發放正面訊息,在疫情下都可以engage 他們,只怕賺不夠錢請他們。」他強調:「這個不是option (選項),而是責任。」


「We Care 行動」收集及派發抗疫物資,是視障和聽障人士的兼職。黑暗中對話Facebook圖片

新館注入科技玩意 惟香港獨有

黑暗中對話4月重開前,正在預售「未來門票」,以未來價150元購買原價180元的一年內門票。朱月如坦言:「疫情期間,close operation 是零收入,未來3、4個月要資金support。」

搬到荔枝角的新館,面積只及舊館一半,約5,000平方呎,但就注入不少與科技相關的元素,令體驗數碼化。黃錦豪形容,那是與時並進:「要engage 年輕人,當然是 gamification,所以館前有大電視計分,有龍虎榜、隊制排名。」體驗館內亦增添 VR 、3D繪畫等新意:「今年是奧運年,還有黑暗中射戰、踢足球,全世界都無,只得香港有。」他形容,新引入的遊戲,目的是讓參加者更了解科技如何能改善多元人才的生活,操作則交予健全同事負責。

全新的黑暗中對話,還想帶出「Dialogue in all Colours 」的共融新理念:「不是要關懷殘障人士,而是一起玩、一起貢獻社會。體驗館注入其他元素,譬如文化、藝術、保育等,就是要一齊與時並進、貢獻社會。」黃錦豪提到,自黑暗中對話開幕以來,聘請約40名全職員工,當中包括視障、聽障人士,最近更增聘一名失明律師。

黃錦豪表示,體驗館在過去10年,為視障和聽障人士提供有尊嚴的就業機會,減少政府負擔,亦有超過50萬人次到過體驗館:「最重要是令到殘疾人士願意離開家門,來想找工作,踏出一步,不是受助。不過疫情卻發生了。政府一直推動社會共融,如果這段時期無法過渡,會打沉他們;過去所做的,就等如零。」 


全新黑暗中對話體驗館注入科技元素,包括黑暗射箭。陳零攝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27373/黑暗中對話-盲人-社會企業-27472/社企「黑暗中對話」由盈轉虧-4月開新館再出發-和盲人與
#黑暗中對話